爱游戏-《天下统一5》第三剧本真田家战报(目前7城20万石)

【前言】

第三剧本真田比较变态,爱游戏 初始7千石还好说,好歹也有6员将。爱游戏 难就难在周围几个boss一个都不好惹。

第一次开局,和北条按时进贡,准备跟在武田后面偷上杉,结果开春北条翻脸,武田Boss为了表示清白,立刻把我逐出家门,三家围殴我,失败。

第二次开局,找上杉按时进贡,准备跟着上杉偷武田北条,结果一开春,JJ翻脸(你不是号称仁义么?),三家又围殴我,又失败。

既然打不赢,那就只有走为上计。

【真田乡的岁月】

开始在兵练和船舶里把队形全部调过来,留上一种自己爱用的就行,其他全部选上步兵/小早。可以省下不少钱。

本人比较偏爱鱼鳞,如果手下人带兵较多的话一般一二三四排分别是步,弓,铁炮,骑,这样就算下雨也有足够的战力。

但是真田手下带兵太少,这样攻击输出就不够了,所以除了第一排给外样预留的炮灰步兵外,其余全部改成铁炮。

一进游戏,才四千块钱,这年头物价这么高,CPI年年上涨,楼价居高不下,衣食住行,吃喝嫖赌,样样要花钱,

前几天儿子信纲说他新交了个女朋友,要带来见老爸,这不是分明找我来要钱么?

不活了,离婚!诶,错了,是征税!

(第一次临时征税不减石高,所以进去先征一遍可以增加初始资金)

打发矢沢弟弟出去征税以后,一路上哼着小曲,还在想能收上多少钱。

突然跑来两个人,说主公,我们是寄骑,就在您身边帮你做事了。我一听,挺得意,说说你们会做什么吧。

您要吃饭,我们帮您洗碗;您要睡觉,我们帮您扇风;您要如厕,我们帮您拿纸;您要XX,我们帮您买药。

前面还好,听到最后一句,我一怒;最近正巧眼神不好,昨天药就没找到,被老婆埋怨了一晚上,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。

于是一人一脚,把这两个光吃饭不干活的家伙踹了出去。

(开局人手不够的时候记得把城主的寄骑扒下来)

[$HR getPages$]

一到家,矢泽弟弟回来了,说,老大,我帮你征税回来了。我一听,喜笑颜开,说说,带了多少回来?

矢泽弟弟说,不扣工本费,一共是87贯。我一听,感觉不对,该不会是你小子贪了吧?

他满脸堆笑,我哪敢啊,向来奉公守法。他忽然一机灵,隔壁的岩柜城据说富得流油,不如我们把他拿下来,这辈子就吃喝不愁了。

我一听,哈喇子都流下来了。快,快,出兵岩柜。

(征税数量和领地石高有关)

来到了岩柜城下,久攻不下,我心里着急,突然急中生智,大喊,前面有梅林,诶不,有美女!!

众士兵目无表情:老大,别老玩这种别人玩剩下的行不?

我又再次大叫:看,后面有芙蓉姐姐。众士兵立刻没了命似的发起了冲锋,岩柜陷落。

(拿破仑说过一句话,只有种感情可以驱使人们,一种是欲望,一种是恐惧,后者往往比前者有效得多。)

【向关东霸主宣战】

第一回换季的时候,就有个人来投奔我。说:闻明公居岩柜而招天下之贤,吾欲与明公共谋大事,可乎?

看这人五大三粗的,居然还来文绉绉地这一套。还一个劲民工,民工,叫个不停,谁是民工,我让你当民工。

转念一想,反正现在手下加自己一共六个人,平时只能来两伙斗地主,多来个人还能开桌麻将。

正所谓,有饭大家吃,有肉我一个人吞,多你一个不多。

(此代天统人才来源主要有三种:浪人投奔;城破投降;豪族外样化)

[$HR getPages$]

进了城,我往本丸一坐,端茶碗,望着天守阁外的风景,心里那个爽啊。

刚爽了没多久,信纲那小子就开始叫了,这城也就一般,要我说,那白井城才叫好呢,比这还富。

矢泽把胡子一捋,说道:白井虽好,但那是关东霸主北条的城,岂是我们敌得过的?况且本家武田也和他们有盟约在先。

“打不打,父亲大人倒是发句话吧”信纲看着我,矢泽看着我,众家臣也都看着我。

我猛地把茶杯一摔“打!”。众人欢呼一声,夺门而出。

我捶了锤胸口,咳嗽了半天,终于把卡在喉咙里的那片茶叶咳出来,说道“(打)不过啊!”

(对付兵少的城用强袭,对付兵多的用计略或者包围比较有效)

白井城一陷落,只见矢泽满脸愁容。身为主公加大哥地自然要过去安慰安慰他。

“不怕,年初我不是让你给武田送去三锭金子么,他们不会说翻脸就翻脸的。”

“我就是怕这个,那三锭金子让俺小妾瞧见了,抓住死活不撒手,俺只好换成铜的给武田送过去了。”

“啊,这是武田送来的文书,上面说要和我们开饭,诶,不,是开战,主公,主公,你怎么眼睛发白啊?”

(每次开局,北条翻脸比翻书还快,武田那更是和北条铁得没话说。那你翻脸,还不如我先翻脸。)

白井既下,顺手攻陷了没人防的厩桥。厩桥城下,忽然一个人喊我“爸爸”。

我先是一愣,然后抱着那人就哭,“信纲啊,是为父不好,打仗时都没能保护好你,害得你被毁容了。”

信纲在旁边说:爸,我在这呢。

这边这人又说道:爸,我是昌辉 = = 。

(大众脸啥都不说了)

(俺家老二典型的肌肉男)

[$HR getPages$]

攻到金山城下,矢泽和我说,此城兵多将广,只宜智取,不宜强攻。

于是我们就把城一围,在城下开了两桌麻将。

旁边金山城城管不乐意了,你们聚众赌博,交了保护费没啊?

我们连忙赔礼道歉,城管得理不饶人,一定要秉公执法,得理不饶人。

这时,一极其彪悍的女人,冲过来把城管耳朵一拧“孩子都饿得嗷嗷叫了,还不快回家做饭!”下面出现一行字幕:金山城援军已溃败。

城内守将见外援无望,立即开城投降。

(只要援军溃败,城市就算失守)

 

[$HR getPages$]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